布宜诺斯艾利斯,不如我们从头来过丨跟着电影去旅行

摘要: 我必须承认这句话,这部影片的杀伤力。

08-30 05:42 首页 1905电影网

HOLA~《跟着电影去旅行》

阿根廷第一站—相约世界尽头


如果从香港维多利亚港潜入海底,穿越地心直到地球的另一端,你就会到达布宜诺斯艾利斯。对香港来说,这里是离香港最远的地方,是世界的尽头。


一部《春光乍泄》让我感受到了这个城市的心脏跳动,听到了这个城市的呼吸声。我在BAR SUR的舞池中央曼妙起舞,在乌斯怀亚听我在意的人给我的留言,在伊瓜苏瀑布一个人泪流满面,与泪水一起被风干的,还有所有那些与你有关的事情。



《跟着电影去旅行》阿根廷站,让我们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开始解锁这个神秘的南美小城,在这个最遥远的城市,拾起那些我们遗漏过的春光。



王家卫说,“春光乍泄,可以说是一个句号,好像生命中某个阶段结束了。”

那么,如果回到布宜诺斯艾利斯,是不是就可以续写另一个故事,让我们从头来过。

请输入标题     bcdef

春光乍泄 春光乍洩 (1997)

导演: 王家卫
编剧: 王家卫
主演: 张国荣 / 梁朝伟 / 张震
类型: 剧情 / 爱情 / 同性
制片国家/地区: 香港 / 日本 / 韩国
语言: 粤语 / 汉语普通话 / 西班牙语

请输入标题     abcdef


“不如我们从头来过,是何宝荣的口头禅。这话对我很有杀伤力,我和他一起很久了,中间也分开过,可是每次听见他这么说,我总会跟他再走到一起。为着重新开始我们离开香港,两个走着走着来到阿根廷。”——黎耀辉

 


为了重新开始,也为了逃避周遭的现实压力,何宝荣与黎耀辉这一对爱人同志,来到了天涯海角的阿根廷,却在异国的苍穹下一不小心迷了路。

 


他是探戈,是博卡,也是伊瓜苏。他是这个城市的万种风情,是王家卫口中的“sexual energy”。

 何宝荣——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



 

王家卫电影中的人物,似乎总在重复着拒绝与逃避、自由与寻找的故事。漂泊、孤独、无根与疏离的特质,烙印在每一个灵魂之上。何宝荣也不例外。


哥哥以无可挑剔的演技,将何宝荣这一动荡的灵魂演绎地淋漓尽致。


 

何宝荣是性感的,如探戈中的“蟹行猫步”,欲进还退、左右顾盼间,释放着无尽的诱惑。片中何宝荣与黎耀辉在厨房中的一曲探戈,将情人间的暧昧情愫渲染地无以复加。



在阿根廷人看来,探戈是情人间的舞蹈,互相缠绕的肢体、深情款款的对视与快慢错落的节奏,无不赋予了探戈以性感的特质。



全片中最性感的地方叫做BAR SUR,是当地一名有名的tango 酒吧,墨镜王走访了30多家才最终决定,让何宝荣和黎耀辉在这里重逢,在这里重头来过。



BAR SUR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圣太摩老城区内,虽然BAR SUR不如老城区内其他的店面年头久,但是它确实最早开放探戈表演的酒吧——



至今保持着和影片中一样的内饰,不变的吧台和黑白格地板——




现在你来到这里,还是能坐在何宝荣做过的座位上,或者走进舞池,比照着何宝荣的舞步再跳一曲——



只不过现在门口迎你进门、给你拍照的不再是黎耀辉,而是西装革履的外国小哥哥们——




何宝荣同时也是热烈的,如博卡区斑斓的色彩,在阿根廷十二月的烈日下,明媚动人。



片中何宝荣和黎耀辉住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色彩最浓重的区域——博卡区,这个曾经的红灯区、贫民窟,为漂泊无依者提供了一个短暂的落脚地,其中就包括这两个孤独的灵魂。



 

在那间被张叔平画满了绿色树木的房间里,何宝荣与黎耀辉度过了这段感情里彼此最快乐的一段时光,任时光斑驳,这里依然封存着他们的过往。



何宝荣更是神秘的,如水雾蒸腾的伊瓜苏,缓慢地坠落间,打湿了黎耀辉全部的心事。一切的一切都起源于何宝荣买的那盏光怪陆离的灯,灯最后修好了,可黎耀辉却走了。



他与黎耀辉约好要去寻找灯上的瀑布,却终究食言。当黎耀辉站在瀑布下面泪流满面的时刻,何宝荣在空落落的房间里失声痛哭。


 

都说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,他一次次的背叛与出逃,不过确信有家可以回,有人一直在等。所以他说,不如我们从头来过。可这句话,他也只对一个人说。

 

他是那座矗立在七月九日大道上的方尖碑,是博卡区里那座斑斓的空房间,纵然身边五光十色、人潮如涌,他依然爱他,他也依然孤独。

黎耀辉——握在手中流失于指缝



黎耀辉,一个让人心疼的角色。伟仔将他的温暖与深情熔铸在这个角色之中,以至在哥哥离开的多年之后,仍有粉丝在人群中大声呼喊,“黎耀辉,你还记不记得何宝荣?”。戏里戏外,像是一场梦。




方尖碑在片中一共出现两次,一次是何宝荣受伤后回到黎耀辉身边,一次是黎耀辉只身前往伊瓜苏瀑布,广场中央屹立不倒的方尖碑,见证了这对恋人的分分合合。



 方尖碑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共和国广场,为庆祝建城400周年而建,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地标性建筑——



广场边的这条大道,叫做七月九日大道(Av. 9 de Julio),得名于阿根廷独立日。它也是世界上最宽的马路,总共16车道,130米宽,路上没车的时候,来个百米冲刺也不是不可以~

 


离开何宝荣的黎耀辉最终一个人来到了台灯上的瀑布——伊瓜苏瀑布。



伊瓜苏瀑布位于阿根廷和巴西边界,是世界最宽的瀑布,由275个瀑布组成,总宽度达到了4000多米。来到这里你可以感受到那种要被压迫窒息的震撼,那种下一秒就要被吞噬的紧张与快感——


天气好了你还能收获一枚彩虹




王家卫镜头中的伊瓜苏大瀑布

他是世界尽头的那座灯塔,是最远的远方,也是最后的归途。

张宛——他到处走,是因为知道有家可以回

 


张震又一次在墨镜王的电影中打了酱油,其实他的故事有很多,最后却只留了这一个。作为一个有家的漂泊者的意象,成为黎耀辉与何宝荣感情关系的象征。



小张最后还是如愿到了乌斯怀亚,这个世界上最南端的城市,也是无数人心目中的“世界尽头”。



乌斯怀亚灯塔也叫作火山岛灯塔,位于距离南极岛仅有800公里的火山岛上,处于大西洋和太平洋的交界处。圆锥体的灯塔设计,配上红白相间的颜色让这座灯塔在茫茫大海中格外显眼和活泼~



 



对于黎耀辉来说阿根廷发生的一切像是夏日傍晚的一场梦,大汗淋漓地醒来,不知眼角的是汗水还是泪水。黎耀辉终于回到了地球的另一面,在台北的辽宁街夜市,他遇见了小张的父母,蓦然领悟。



影片开头何宝荣陪着黎耀辉走到了相对于香港的世界尽头,影片结尾小张把黎耀辉的两声哽咽扔进了冰冷的海水——



他们都想从头来过,但遗憾的是,黎耀辉终究没有成为何宝荣可以回去的那个家。


 


王家卫的电影在拍完之前,从来没有一个确定的剧本。就连主角的名字都借用了剧组工作人员的名字。




墨镜王曾经说过,这部电影的素材能够剪成10部片子,在《摄氏零度·春光再现》的纪录片中,我们就可以看到关于这个故事的六七个版本。



在一个版本里,黎耀辉为何宝荣自杀死去,他说,“每天上班前,我都看看何宝荣,我不知道下班时他还在不在,我好想买把锁”。



另一个版本里,黎耀辉遇到了一个女孩儿,他们一起去了伊瓜苏,才明白原来令他难过的不是没有“两个人”,而是没有“那个人”。

 


如果不是你,怎么能快乐。


撰稿人:Hertz

螺丝阿怡




首页 - 1905电影网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