拒绝反噬--绝大多数人都有过的青春记忆

摘要: 世界微缩——趋同,乡间或逃离或锐变,鸟们还能否找到原地?那我们呢?

09-26 20:30 首页 保山旅游
文:王晓亮


我不曾养过鸟,一怕服侍不周,有虐待之嫌;二是真怕给养死了,就算无人指责,良心也会不安。

(李云峰-哺育)

我们习惯并擅于精心设置牢笼,不光喜欢装心爱之物,也乐于装自己。人有人的世界,鸟有鸟的世界,何必呢?但我必须承认杀死过鸟,吃过鸟肉。十多年前,鸟们,惨死在我们一群狂妄无知的青年人的枪下。然后,分尸,油炸,鸟骨头也一起下腹,餐桌上不见星点残骸。席间,充斥着一群所谓胜利者的狂言浪语。我亦不必用“无知”二字来掩盖罪孽,鸟们的死亡与猎食者的年龄无关。在乡间,此等行径时有发生。

(宋增建-争斗)

鸟们并无罪过,何况,她们本是有益一族。某些时刻,鸟们会聚集在我周遭,毫无惧意。我猜想,她们是否知道我曾是个刽子手,杀死过她们的同类?她们可能并不知情,或早就忘得干净。鸟们向来如此。是无知?是健忘?是大度?

——鸟们或许并不惧怕我,前提是必须建立在适当的距离与谐和的环境之上。我全然听不懂鸟语,何况是理解鸟的思想。但鸟们的世界应该也是丰富多彩

(王斌-白尾梢虹雉)


天生双翼,并未给鸟们保得永久的自由。关于那次屠杀,所有的参与者,只在乎能否吃到鸟肉。当我们挖空心思寻求享乐时,“理性”终将被我们的暴虐行径堙没,断然不会有人顾及它物。说回那次猎鸟,我倒希望被猎杀的鸟们全部一枪毙命,死得利索,不用再受刑罚和折磨。待宰之物只求个痛快,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。侥幸从我们枪口下逃走的鸟们,一定是带着惊悸和痛苦在噩梦中求活。她们是否告知过同类?或许吧!鸟们是否引以为戒?或许吧!




“我一个写文字的,若能为鸟儿们建个自由与和平的窝,足矣!”这是我在《晨之天籁》中写下的文字,也是第一次为鸟们而写。权当求得宽恕罢。时隔多年,作为那次屠杀的参与者,悔不当初,但我还是要说出来。必须要说的。有一段时间,我总是从鸟声中惊醒,罪悔之人大概皆如此。我是欠她们的,总想着为她们做点什么,又觉无力和多余。对,多余!一个细小的动作,她们便惊慌四散开来。是鸟们的世界容不下我们,还是我们的世界容不下鸟们呢?




(祝钧衡-春天的鸣叫)


人和鸟的信任,被锐减的林地和一次次屠杀事件击得粉碎。何况人永远只是把鸟当鸟看罢了。

我唯一能做的便是尽可能不去打扰她们,还她们的世界给她们。



(周莉芬-血雀)

世界微缩——趋同,乡间或逃离或锐变,鸟们还能否找到原地?那我们呢?

(王尧天-草原雕)


油肚高挺的时代,人并非出于饥饿而猎食鸟肉。

在那些看似隐秘的乡间,在那些自以为被密林遮掩罪恶的角落,关于鸟们的血腥屠杀依然在持续,更多的鸟们被拔净羽翼沦为厅堂盛筵;在那些被定义为私密的角落,关于鸟们的交易依然猖獗;那些所谓的爱鸟之人,乐此不疲地打造和夸耀在他们看来最是华丽的鸟笼,恨不得将天下的鸟装入笼中,他们真的懂得鸟吗?食鸟肉,特别是被明令禁止捕杀的鸟,却成了某些钟鸣鼎食之人的炫鬻。实在是罪恶的反噬!

(赵明静-瞧这一家子)

2017/9/22

对!是反噬,鸟们是有恩于人的,有恩于人赖以过活的世界的。有鸟的世界必是真实的世界,有鸟的地界便是丰腴的地界。

我是否能真正得到鸟们的宥恕不得而知。但我拒绝反噬。为她们著文,只求心安。


(节选《鸟之书》)






实习编辑:韩承男

编       辑:李蓝儿

责任编辑:杨佳辉

该文由保山市旅发委官方微信账号发送,请关注保山旅游微信账号。欢迎朋友们广泛转发或分享,如其他新媒体平台或网站需要转载,请于本平台发出48小时后注明出处转载。

如何联系我们?

  网站:http://www.ynbaoshan.travel

  电话:0875-2161691

  投稿邮箱:396283285@qq.com

  微信公众号:baoshan_travel

  管理员微信号:lxh521yy

关于投稿奖励?

1、要求投稿信息和图片都为原创首发(转帖或者抄袭不予奖励),内容涉及的一切责任由投稿者自行承担,概与保山市旅发委无关;

2 、稿件一经采用,每篇稿费100元,请投稿者务必留下联系方式;

3、保山市旅发委具有最终解释权。



首页 - 保山旅游 的更多文章: